前置建築

Preposition Architecture

  • Snøhetta: Craig Dykers Lecture
  • 2008/11/02,紐約
  • 挪威籍的建築事務所 Snøhetta 主持人 Craig Dykers 應建築聯盟之邀,到紐約 Cooper Union 演講。雖然主旨說是要介紹 Snøhetta 最近的作品,然而 Craig 卻首先花了相當的篇幅在講他的事務所。Snøhetta 的作品比我所預料的來得更好,而他的事務所運作方式,更是令人驚訝。

     

    你有聽過建築事務所裡有組織工會的嗎?

     

    沒錯,112人(奧斯陸總部加上紐約事務所)規模的 Snøhetta 允許員工組織工會,並和雇主(就是Craig Dykers)協商薪資以及員工福利。公司內部管理以透明為原則。多透明呢? 全公司每個人的薪水一律公開。最低階剛畢業的設計師年薪美金65000,公司合夥人年薪美金12萬,薪資差距不到兩倍。

     

    演講結束照例開放提問。我忍不住舉手問了他在那樣不同的事物所架構下,有什麼不同的經歷,還問他是否認為我們需要去挑戰和質疑目前建築業界的某些文化。

     

    老實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花了這麼多時間說明那近似社會主義的運作方式,還大喇喇的把薪水都在演講中公佈出來,擺明是要來踢目前建築界陋習的場。我只是希望他能更深入,或是更尖銳些。算是給他機會吧! 可惜,由於演講拖得很晚,再加上在場有不少事務所主持人,這個問題顯得相當敏感,雖然看得出他很想多說些什麼,也只能安安全全官腔官調的帶過。

     

    在他介紹 Snøhetta 目前的案子時,我才驚覺他們是我公司的客戶。我們參與他們設計的911紀念館 (National September 11 Memorial and Museum),以及一個在布魯克林的小案子:SLAM。我實在是跟建築界失聯太久,連公司在做的案子是誰設計的都不知道…

     

    其實這次演講是我將近兩年來第一次參加類似的建築活動。實在很幸運,能遇到這麼好的講者。

     

    第二天,我跟一個同事聊起我有多麼讚賞 Craig Dykers 管理 Snøhetta 的方式,沒想到她卻是一整個不同意。

     

    「怎麼連這個都拿出來說!?根本只是在作秀!!」 她不屑地說,甚至有點生氣。

     

    她也承認大概是因為成長在共產時代的羅馬尼亞,這種類社會主義的管理,對她不僅不是新鮮事,也沒有吸引力,更沒有好感。

     

    這當然不是什麼新鮮事,在建築之外,很多公司都有工會和那樣的透明度,尤其是上市公司。但是,同樣的事情用在不同的場合,就會有新的現象。在建築事務所做那樣的事,確實是新的,不尋常的。再者,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是不同的…

     

    成長在兩個不同的世界,我們誰也說服不了誰。

    -

    -